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女徒弟

女徒弟



我所在的工厂是国营的大型企业,工厂大人员多,待遇福利也高,周围几十里地的农民都望红了眼,都想方设法进厂来做工。去年秋天因为修铁路佔用土地,安排十几个农村青年进厂工作,一个姑娘给了我作徒弟。这姑娘叫王福英,二十一岁。她个子比较高,有一米七,也显得健壮就分给了我,因为我操作的是大型机床。
这姑娘长得不错,端庄大气,舒展挺拔,只是少了一点柔媚,多了一点英武,朴朴腾腾一身是劲,像个举重运动员。她学习很认真,我给她讲识图讲机床操作她都全神贯注的非常认真学。有一次我给她讲卡尺,她竟把乳房靠在我的胳膊上,我不知她是不是有意,有一次我用胳膊掂一掂她的乳房,她竟一点也不在意,以后我就经常用胳膊掂一掂或揉一揉她也不闪躲。慢慢的我就找机会用手摸乳房,捏她的屁股,她也同样不闪不躲。每一次我心里都痒痒的,我无疑受到巨大鼓励,胃口大开。
有一次,俱乐部映电影,我就买了两张票一起去看。我故意晚一点去,到了门口,她正在那等:』师父,你刚来。』我说:』对,我刚来。』这时正好响铃,现在看电影的人特别的少,进门之后正好灭灯,我拉着她的手找了一处离人群较远地方坐下来。我两只手捏弄着她一只手,她的身体靠向我的肩膀。一会儿,电影开始了,我一只手慢慢的从她的衣服下摸进去。她按住了我的手,很快又鬆开了,我觉得她浑身在打战。我摸到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被胸罩紧紧箍住,我慢慢将乳罩推上去,两个大乳房就在我手中了。她的乳房很细腻滑爽,我用力揣摸掂弄。她显得有些紧张,她在我手里的一只手反而把我的手紧紧的握祝我的手在她两个乳房间游走,捏弄两个小小的乳头,我觉得心也在紧张的跳动。
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抽出来,把裤扣解开,把早已硬挺的鸡巴掏出来,让她握祝她摸索着握住鸡巴,摸摸龟头又摸摸阴茎,一点也不会捋弄,我想她没有性经验。我的一只手又去解她的裤带,我从她的内裤中摸进去。越过开阔的小腹平原,前面就是丛林地带。这时她的屁股向前移一些,并把两腿叉大些,意思是让我更方便抚摸。我挥军直下,握住了正个阴户。她的阴部肌肉细嫩而富有弹性,阴阜很高,大阴唇肥厚有些突出。我上下顺着阴沟抚摩,然后掰开一点,中指放进沟中,五个手指轻轻做圆环摸索。大约十几分钟,我一摸下面果然阴道口有了粘滑的淫液,我用手指沾了一些,移上来按向阴蒂。她立刻浑身猛的一抖,我的鸡巴被她抓得紧紧的,两腿夹住了我的手,很明显她在忍受一种难耐的冲击。她在我耳边说:『师父,别摸那里,我真受不了。』『英子,怎么了,疼吗?』我故意问。『不是疼,人家痒的实在难受。』我把手动一动,示意让她把腿叉开,我又不停的摸索。她的淫液越来越多,把我的手指弄湿了,我由下而上的抚摸,每一下都掠过阴蒂,她不停的颤抖着。我扶着她握着鸡巴的手教给她上下捋弄,一阵阵快感从那里向全身散开。
车间里上夜班的人不多,我的机床在车间的东头,西头还有几个上夜班的。我看不可能有人过来,我摸着她的屁股说『英子,脱了裤子,让师父看看你的屁股,』她看了我一眼慢慢把裤子脱下来。我摸着她光滑丰满的屁股心里好兴奋,我让她扒下把屁股噘起来,一扒下她的屁股就显得更大更淫蕩,我两手摸着她的肥白的丰臀,尽情的享受。我掰开她的臀缝看她的屁眼,一圈细细的绉褶中间一个小圆孔漂亮极了。再下边就是桃源仙境,可惜车间灯光太高,我只好让她把屁股转过来,拉过工作灯就清楚多了,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中间露着一点点小阴唇。我掰开里面看见小小的阴蒂和桃源洞口。我把棒硬的鸡巴掏出来,试着给她插进去,因为高度不合适,又没有淫液润滑,摩索半天进不去,只好作罢,我拍了拍她的屁股说:『英子,起来吧。』
我想起妻子明天单位有活动,下班时我告诉她说:『英子,明天到我家去。』我的妻子单位今天组织去外地参观,正好给我腾了空。一会儿福英就来了。把门关上我们就抱在一起亲吻,上边亲吻下边我的手就伸她的裤内摸着她的屁股,,慢慢又转到前边摀住她的阴部。我帮她脱了上衣,扯下乳罩露出一对大奶子,我一只手握住一个抚摸揣弄,我用嘴含住一个小奶头,一只手捏弄另一个。立刻两粒小小的乳头硬起来,雪白的大乳房上顶着两颗红樱桃。她要替我脱衣服,我先把她裤子扒下来,内裤也扯下来,这样她就脱得光光的,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我一面欣赏她的裸体一面脱衣服。她身体比面部白嫩多了。宽阔的胸脯上两个坚挺的大乳房。我让她把腿叉开,她开得很大。正个下阴就呈现在我面前。她的阴毛稀疏,呈竖一字型,虽然两腿开得很大,下面的大阴唇仍然紧紧的闭合着。我热血激昂,下面挺得发疼,我已经不能自已,马上扑了上去。我扒在她身上,两张嘴立刻叠在一起。我吻她的额头,吻她的脖子。含着一粒乳头,手里捻着另一粒,我吻她的肚脐,平坦光滑的小腹,一直吻到阴阜。她全身不停的扭动,嘴里含糊不清的『唔唔——』声。大约十几分钟,我看她阴道口有了透明的粘液,我用两腿把她两腿再分大些,用鸡巴顶住阴道口,粘着淫液上下磨擦几下。我说『英子,我要进去了。』她哼了一声,我开始向里插入。开始她没有反应只是有些紧张,我继续前进。没入龟头之后她『哎哟』两声。我感到她的阴道十分紧小,而且温暖之极。我已热血沸腾,一股热力促使我只能向前。我屁股用力继续顶进去,在她『哎哟』了几声之后我的鸡巴已经正根进去。我们的结合处没有了一点间隙。我伏在她身上一动不动,尽情体会进到一个新的肉洞的滋味。
『英子,』我捧着她的紧张而红润的脸庞问:『你刚才哎哟什么?』『人家刚才疼着呢。』『现在还疼不疼?』『现在你不往里插了就不那么疼了,就是撑得好难受。』『现在你把你那个用两手掰一掰就更不疼了。』她把两个手进到两个人的结合处,往两边一掰,我藉机用力猛一顶,她立刻『哎哟』一声。她用拳头擂我的肩膀说:『师父真坏/我问她:『英子,你让别的男人玩过吗?』她摇摇头说;『没有。』『那就是师父给你开苞了。』
我把鸡巴抽到露稜,然后再插进去,我开始有节奏的抽插。我觉得鸡巴今天又硬又大,被她的嫩穴紧紧包住,一股股快感向大脑袭来。英子只是诌着眉默默的承受。我兴味大发,不觉得加快了速度,用力的抽插起来。我看她眉头慢慢疏解,知道她已经减轻痛楚,更加猛干,不由得一个冷战,全身一抖,一股热精射到英子体内。我浑身无力摊在英子身上。一会儿,我从她身上起来,软塌塌的鸡巴从她体内滑出。再看床上,精液,淫水,血迹湿了一大片。我无力的摊倒在床上,英子依偎在我怀中,我搂着她并摸着她的屁股,她握着我湿淋淋的鸡巴。我在想她的身体真的很健壮,我的鸡巴不算小,只『哎哟』几声就全弄进去了,一般说处女是承受不了的。她握着我的鸡巴不时的捋弄,我的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她见那东西在她手里变大变硬觉的惊奇,爬起来看着鸡巴捋弄。我一把将她放倒,抬腿跨了上去。她忙问:『师父,你还要干?』
『师父想死你了,师父还没有尽兴。』
我把她拖到床边,把她的两腿架在腰间,对準肉洞直插进去。里面还很润滑,我没有费力,她也没感到疼痛。我开始用力抽插,睪丸拍打着她的屁股,随着节奏她发出『唔——唔』的声音。我问:『英子,现在还疼吗?』她摇摇头继续『唔唔』的享受着。我问:『英子,你知道这叫什么?』『不知道。』
『这叫老汉推车,推到沟里去了。』她竟格格乐起来,脸上绽开了笑容。可能是射过一次了,我觉得鸡巴又大又硬又有力。我让她爬过来,屁股蹶高,我从后面插进去。我让她把脸贴在床上,腰往下塌,屁股蹶得就更高了,她的阴部也更突出。我两手摸着她肥白的屁股,向她身体撞击着,每一下都拍打在她大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她的屁股又细腻又白嫩,引得我不时用手拍打。不知今天是为什么,第二次干了半小时,丝毫没有射精的预感,我让她到XX上,两腿跪在扶手上,上身伏到XX里,两腿尽量叉开,这样她的阴部更突出来,我立刻插了进去。这种姿势我最喜欢,每次最大限度插到底,又经过十几分钟的撞击之后终于一洩如注。
从这之后她主动多了,上夜班时她坐在一个小凳上,我靠着工具箱站在她旁边,她伸手解我的裤扣,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她用两手握着那软软的鸡巴摆弄,那东西在她手里跳了几跳立刻硬起来,她不断的捋弄,还在脸上揉搓,一会儿又用嘴亲吻。我说:『英子,张开嘴让它进去。』她看看我摇摇头,表示不愿意。我看工具箱上饭盒里还有半盒水,我把鸡巴在里面涮了涮,湿淋淋的鸡巴送到她嘴边。这回她用手扶住,张开小嘴含住了龟头。我教她用力咂,再往里些,她都照作了。一阵阵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实在不能自己,我扶着她的头抽插起来。我越插越快,我说:『英子,不行了,我要射了。』她立刻把我推开,唯恐射在她嘴里。我扶着大鸡巴问她这怎么办?她犹豫了一下解开上衣露出乳房说:『师父,我还没看见还你射精,就射在这儿吧。』我再不能等了,捋了几下一股股热精喷出来,她哇哇的叫,异常兴奋,弄的她乳房脖子上都是精液。过了两三个小时,我说:『英子,我实在没能过了隐,我还要弄。』她说:『师父,你想怎样弄?』我说:『你脱下裤子蹶起来。』她都照作了,我从后边给她插进去,一阵快速抽插之后我又射在她体内。
上夜班时我们又干过几回,但总觉得不能尽兴,即不能脱衣服又没有床。我总在找机会还是在家里干。正巧,我妻子要出差,要夜里才能回来。我又约了英子到家里来。
这天,刚到约定的钟点她就到了。经过一阵搂抱亲吻之后,我帮她脱衣服,几下子她就全身光光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让她仰卧叉开两条大腿,我一面欣赏她的裸体一面脱衣服。我再一次看到她的阴部,两片大阴唇依然是那样紧闭着。今天,我先从她美丽的乳房开始,我一手抓住一只大乳房,我的嘴含住另一只乳头,我一边吸允一边揉捏,两边不住的替换。我一手向下揉弄阴部,同时舔向乳沟,舔她的肚脐,平坦的小腹,一直到坟起的阴阜。她嘴里『唔唔』的叫着,两腿不住的扭曲伸缩,我一看她的阴道口已经淫液淋淋。我正个身体伏上去,把鸡巴缓缓插入。我把她的两腿竖起来开始抽送,同时吻着她的脖子揉着乳房。她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发出『唔唔』的声音,显然她已经有了快感,我的节奏不段加快,大约有十几分钟她合着眼睛『啊隘的叫喊,我觉到她的阴道深处一阵阵收缩。我停住抽插问:『英子,你怎么了。』
『怎么浑身那样。』『你是达到高潮了,是不是特别舒服?』她羞涩的笑起来。她说:『师父你真会弄,弄得英子要上天了。』我说:『英子,以后你会更舒服的,现在我们再换个新花样。我在下边你在上边。』我仰躺下来,她看我鸡巴,有些软了就立刻含到嘴里吞吐起来。不一会就一柱擎天了。我让她跨到我的身体上,让她扶着鸡巴对準她的阴道口,我猛的朝上一挺,鸡巴进去了一半。又听见她『哎哟』一声,之后她慢慢坐下来,把正根鸡巴都坐了进去。我教她上下窜动,她两腿蹲在床上一下下的起落。我两手握着两只大奶子,一会而又握着她的大屁股。我摸到了她的屁眼很是好玩,我沾些淫液往里抠。她叫了声『师父』把我手推开。我想她可能有些疼,我就多沾些再往里抠,这次没有再推我,一会而我的手指进去有两公分。她忽然说太累了,要换个姿势。她让我挪到床边上,她一脚在床上一脚站在地下,又把鸡巴坐了进去。她身体真是健壮,这种姿势居然做了十多分钟。我让她转过身去,面朝向我的脚。这样她的大屁股就在我眼前了,我掰开屁沟清楚的看到屁眼了。我一面抠着屁眼说:『英子,师父想弄你这里。』『那里也能弄?』『是的,屁眼也能弄。』我让她把屁股高高蹶起来,第一次我怕她疼痛,我拿了软膏涂在屁眼周围,又往里边捅了好多。我把鸡巴弄得硬硬的,顶到她屁眼上,慢慢用力往里推。龟头刚刚进去她就叫起来:『不行啊,师父,你拿出来吧,太疼了。』我说:『不要紧,英子,你忍一会马上就好。』
我停止前进让她稳定一下。一会儿我又向里顶进,她又喊起来:『不行啊,师父,屁眼撕裂了,你饶了英子吧。』她的屁眼紧紧箍住我的鸡巴,非常刺激,我哪能停下来,我一面哄着她,一面搬着她的屁股往里插去。
终于在她的叫喊声中把鸡巴全给她插了进去。插到底之后我暂时不动,让她休息一下。她还在低声呻吟:『师父,你把英子屁眼撑裂了,快疼死我了。』『英子,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
她的屁眼里又紧又热,我感觉一阵阵快感向全身扩散。我把她屁股扶好开始抽插,她大声『哎哟『着,我也顾不得她了,一股强大的色劲支使我抱着她的屁股疯狂的插,插,一阵之后我觉得浑身猛抖射在她屁眼之中。我让她把腿放平,我扒在她背上,无力再动一下。
英子在我身下静静的卧着,嘴里还在呻吟:『师父,你只顾自己舒坦也不管人家死活。』『英子,实在对不起,都是师父不好,师父请你原谅。』这时,鸡巴又小又软,从她体内滑出来。她说我把她屁眼撑裂了,用纸巾擦了擦,只有精液和药膏,不见血迹。后来我们在上夜班时弄过两次,都是怕怀孕最后射在屁眼里。
算来英子来厂快半年了,她的三个洞都被我一一攻下,我很有些成就感,又觉得我们的性事好像不如开始那样浪漫与神秘,我感觉要『山穷水尽疑无路』了,直到她的妹妹王福兰出现才『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的徒弟王福英还有一个妹妹叫王福兰,比福英小两岁今年十九。福兰两三岁时她妈妈就死了,爸爸不久又结了婚,继母还有一个小男孩,和福兰同岁。这样一家子就分成两个阵营,姐妹两个就相依为命,形成一个坚强的堡垒,小妹妹对姐姐言听计从。英子来厂半年自认为站住了脚,就急着要把妹妹接出来。她和我商量给妹妹找份工作。我想起了我师父的女儿,她在商店作经理,我找到她,她说商店正缺一个收银员,
英子听说真是喜出望外。没用几天王福兰就上班了。
福兰上班之后在外边找了间房,福英也搬了过去。福兰看外表和姐姐很相像,只是多了几分纯朴又有些顽皮。一天英子让我上她的新家去玩,并说有好事等我。我问什么好事,她笑笑说『兰子要谢谢你给找的工作』。
我说:『一点小事不用谢。』英子说:『我知道不用谢,兰子总是想着你一定要你去。』看她笑得那么神秘我早猜着八九,并且我也知道她姐妹已经合计好了。我来到她家,英子在拖地,兰子在玩绒毛小熊。她立刻跑过来说:『师父,谢谢你给我找工作。』
我说:『这点小事谢什么。』兰子说:『也总是让你费心了。』『你打算怎么谢法。』她说:『你说怎么谢就怎么谢。』我把她搂抱坐到床边,两手握住她两个大乳房,在她耳边说:『我想要你。』『行,师父,你说怎样就怎样。』我隔着衣服捏她两个乳头,:『你愿意吗?』
她说:『你是我姐姐的师父就是我的师父,我姐姐是你徒弟我也就是你徒弟。』我心热呼呼的,立刻搂住吻在一起。
我解开她衣扣,把她两个大乳房露出来,我含住小小的乳头吸允。她说:『不行,太痒了,受不了。』这时英子拖完了地,说:『师父,脱衣服吧,兰子你也脱。』
英子让我躺到床上,她也爬上来,对兰子说:『你快点脱,姐姐做给你看,说着把个半软不硬的鸡巴含住,吸咂吞吐。兰子瞪瞪的看着,一会儿我的鸡巴在她嘴里挺了起来,英子把它搬倒再放开,显示鸡巴弹性十足,又捏着根部晃一晃,故意给兰子看。她让兰子过来照她样子作。兰子果然也张开嘴含住鸡巴吞吐起来。过了一会英子在旁边躺下来,叉开双腿向我张开双臂,我握住鸡巴顶向她的下口,虽然淫水不多,但已是轻车熟路,一下就连根没入,我深入浅出有节奏的抽插起来。大约过了五分钟英子让我起来,我从她体内抽出,故意向兰子掂一掂大鸡巴。英子起来,说:『兰子,过来,该你了。』
兰子慢慢爬上床,倒在姐姐的位置。对我说:『师父,你可得轻一点。』我说:『放心吧兰子,师父会轻轻的。』英子也说:『不用害怕兰子,师父会痛你的。』
我叉开她两条条腿,哇!比她姐姐又鲜又嫩,阴毛不多,疏密有秩,也是呈竖一字型。阴毛下面一道小小的肉缝。我上到她身上吻她,吻她的唇,她的乳,她的脐,她的阴毛。我真想把她吞下去,我竟掰开她的b看见嫩嫩的红肉,我竟情不自禁的舔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舔b。我用舌头甜她的两片小阴唇,舔她的阴蒂,把那粒小豆豆含住咂,轻轻的咬。她全身扭动,嘴里叫着『师父,不行,不行~~』我看她下面已经湿淋淋的,我就把鸡巴对準她的小洞,向里顶进。但总是滑向一边,顶不进去。英子过来用手扶住我的鸡巴,我才勉强推进一个龟头。
这时兰子叫了起来。我说:『兰子,这才刚刚进去一个头儿,第一次都要痛一点的,你要忍着点。』我一面说着一面用力往里顶去。前面好像有了障碍,我想那是处女膜了,这要一鼓作气,我腰上用力狠狠一顶,噗嗤一下,这下进去有半寸。兰子大声叫起来,而且混身颤抖,立刻满身都是汗。我感觉她阴道特别窄小,箍得鸡巴生痛,又让我无比兴奋。我也顾不了她的叫唤继续向里挺进,费了许多力气才又进去有一寸,兰子叫得更响了:『师父真的不行了,你饶了兰子吧,姐姐救命啊,你们要弄死人了——』。英子仰卧在她身旁,叉开双腿张开两臂。我只好给她拨出鸡巴,挪到英子身上。我在英子身上抽插,一只手摸着兰子阴户,手指滑进洞里,兰子把我手拿开,两手把我的手捂到她阴户上。我干着英子旁边捂的是兰子的阴户,我无比的兴奋,不由得加快诉度,觉得英子阴道里面一阵猛烈收缩,我也随着射在她体内。我看旁边的兰子还在捂着阴部低声呻吟。我从英子身上下来倒在她俩中间,兰子首先伸手握住鸡巴。我说:『兰子,真的那么痛吗?。
兰子撒娇的说:『谁还骗你,你看流了多少血呀。』我拍拍她阴户安慰她说:『兰子,你是个好姑娘。』经过她两人摸索捋弄,我的鸡巴很快又硬起来。英子主动蹶起屁股让我从后边干,可能是让兰子长些见识。我抱着英子大白屁股早已激情万分,不由得快速抽插。兰子看见姐姐下垂的的奶子不停的悠蕩,竟用手去捉弄。这样玩皮的丫头让我无法把持,我从英子体内抽出来扑到兰子身上,分开她双腿插了进去。兰子又『哎哟哎哟的叫起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奋力向里挺进。但是,步履艰难,前进一步都很费力,终于在她呻吟声中把正根鸡巴进去,兰子又是一身汗水。我扒在她身上,两个大乳房顶着我的胸膛。我问兰子:『兰子,知道为什么又弄你吗?不然的话你会说给你开苞不彻底,你会埋怨师父的。』
『师父你坏。』说着用拳头擂我肩头。我问她:『兰子,还疼吗?』『你不动就不疼了,就是撑得难受。』『马上就苦尽甜来了,兰子,你要忍耐一点。』我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好在她的淫液多了些才不那么费力,兰子则绉着眉默默的承受。慢慢的随着抽插的节奏她发出『唔——唔——』的声音,我知道她开始有了快感,我自己也是週身通泰,不由得加快了抽插,我觉得脊樑一阵麻痒,赶快问英子:『英子,她是安全期吗?』英子望我点头,一股股热热的精液注入兰子阴道里。
上班时我对英子说想和兰子做肛交。英子说我得寸进尺,我说都是我的徒弟我不能厚此薄彼吧,英子撇着嘴笑。按照预定时间我到了她们家。进门我就搂着兰子滚到床上,一手摸着乳房,一手摸进裤子,摀住柔软的阴部。她的阴部干洁光滑,洞里也没什么淫液。英子摧我们脱衣服,很快三个人很快就成了三个裸体。我躺到床上,两人交替为我口交,吸允咂舔,我的鸡巴很快就高指兰天,英子不让我动,她跨上来对準她小穴一坐到底。她开始上下窜动,过了几分钟她叫兰子:『兰子,你来。』兰子学着姐姐样也坐上来,我揣摸兰子抖动的大乳房,趁机摸她屁眼,粘着淫水往里抠,她扭动身子推我的手。大约过了十分钟,英子让兰子下来说:『姐姐做给你看。』她把屁股蹶起来,我把软膏涂在她屁眼周围,又往里捅了些,我握着鸡巴给她捅进去。这一切兰子都看个清楚。我开始向英子屁股撞击,随着节奏发出『啪,啪』的声响,睪丸不断拍打她的阴部。干了几分钟英子让我停下来,她叫兰子过来,像她一样屁股蹶得高高的,让我在兰子屁眼上抹软膏,向里捅的时候,藉着软膏的润滑我把手指插进去,她的屁眼像是更紧。为了减轻她的疼痛我把龟头上也涂了很多。一切準备好之后开始向里插入。藉着润滑剂的方便龟头很快滑进去。这时,兰子又叫起来:『不行,师父,太痛了。』
『不要紧,兰子,一会就好了。』我两手抠住肷窝,继续向里推进。她的屁眼确是很紧,箍得鸡巴生痛,也更引发我的激情,我不管兰子叫喊,大力地抽插。兰子的叫喊变成哀求:『师父,实在受不了,你饶了兰子吧,屁眼都撑裂了。』这时,英子噗嗤笑起来。我看她混身打战,汗也出来了,英子也让我停下来,我抽出硬棒棒的鸡巴,只见上面丝丝血迹。当时我吓坏了,真不知道会弄成这样子,英子也害了怕。我们商量一下,认为青霉素软膏有消炎杀菌作用,不会有大事。等两天再看,现在去医院也不好向大夫说呀。我一再向兰子道歉,英子也连哄带劝。弄得大家非常扫兴不欢而散。
两天之后,我去探望兰子伤情。一进门兰子就搂着我的脖子埋怨我不关心她。我说:『这不是来了吗,怎么样?还痛不痛?』兰子只是笑。我说:『只是怕你感染,摸摸烧不烧。』说着把手探进上衣握住她的乳房。英子过来帮我脱衣服,很快我被脱光,仰卧床上。她们也很快脱光,姐妹俩玩弄我那又小又软的鸡巴。我左手抠弄英子的阴户,右手揉弄兰子的阴蒂。鸡巴开始硬起来被她们轮流口交,一会儿就昂首挺立了,姐妹俩也都淫水淋漓。我说:『让我先弄你们谁呢?』英子对妹妹说:『咱们準备好,师父愿弄谁就弄谁。』英子仰卧下来,双腿高举并叉开,兰子也并排躺下来,高举双腿,并把b掰开,英子也随着把b也掰开。并排的两个美女,把b都掰得圆了。真是『玉体双陈,肉洞齐开』。我差一点要晕过去。我当时犯难了,英子对我真是情深似海,兰子的妩媚娟好的侗体则有更大的吸引力。我还是先插进英子的肉洞里,抽插起来,一只手还在抠弄兰子的肉洞。大约过了十分钟我挪到兰子身上,兰子肉洞又紧又热呼,鸡巴在里面畅美极了,一阵阵快感迷漫全身。兰子也随着节奏『唔——唔』地呻吟。我不由得节奏加快,兰子屁股一掂一掂的迎凑,嘴里叫着『师父,——真好——师父你真会弄——好舒服。』我觉着她阴道深处一阵阵紧裹鸡巴,知道她已高潮,我加快冲击几下,与她同归于荆我伏在她身上一动不动,共同沉浸在性爱的余韵中。
一天,上班时英子告诉我『兰子叫你去呢』,我问什么事,英子不说只是笑。我到了她家看她们都很高兴,一会儿就互相脱衣服,又让我仰卧在床,等到弄得我的鸡巴一柱擎天之后,兰子笑得合不拢嘴向我说:『师父,咱三人做个游戏好不好?』我问什么游戏,兰子拿出几个乒乓球说:『咱们玩打碉堡。』说着她摇摇我的鸡巴,『这就是碉堡』。一面把个乒乓球向鸡巴投来。并说明规则:她们姐妹俩在两边向碉堡进攻,十分钟一局,命中多者为胜。我问『胜的有什么奖励?』『没有,败的要惩罚。』我问『什么惩罚?』兰子笑得直不起腰来了:『叫她吃精喝尿。』英子也乐得前仰后合,两边的乒乓球不断向我鸡巴打过来。她们一边投一边叽叽嘎嘎的笑,我也被感染了,笑得我浑身直颤,鸡巴也就摇晃起来,她们就更打不着,笑得更欢了。笑得英子坐在床上,兰子笑得肚子痛,捂着肚子直不起腰,她笑得最厉害,没有命中几个。我跳下床抱起兰子按到床上,说:『臭丫头,都是你出的主意,拿我的鸡巴当小日本。』兰子笑得缩作一团,我把她手搬开,把鸡巴塞进她嘴里,一直顶到喉咙。这时英子也不笑了,我一手握着兰子乳房,大鸡巴在她嘴里抽插。这时我想起来败的是要吃精喝尿的,我说:『兰子,你说要吃精喝尿的,我现在就射到你嘴里了。』兰子把我推开说:『你现在又射精又尿尿还不把我呛死?』她让我站在地下,她蹲在我面前张开嘴含住鸡巴,吞吐咂舔。作口交我最喜欢自己抽插,我两手扶着她的头抽插起来。我看着鸡巴在她口中出出进进,十分得意,快感扩散到全身。一阵颤抖一股股浓精在她口中喷薄而出。她把我推出来,噎得直喘气,我的鸡巴从她嘴里拉出几道精液,她的嘴角还流出几条。她一口一口吃力地吞嚥。我说:『兰子,準备好,我要尿了。』原来射精和尿尿还有一个转换的过程,半天尿不出来。五六分钟之后,我觉得要尿了,兰子也吞完了精液,正张开口等着,这时英子也蹲下来张开口,我分别尿到她们嘴里,兰子说好玩,以后还要再玩。
兰子天生顽皮,时常想出新鲜花样,我最喜欢她们为我口交时嘴唇刺激鸡巴根部,兰子和姐姐比赛看谁坚持时间久。她让我在她阴道里尿尿,等等。我们在一起就是欢乐,就是笑声。我们快快乐乐地将近一年时间,我工作调动到科室。这时,有个款哥看中兰子要带她去广东,英子和我商量,我怕误了兰子表示同意。我工作离开英子后她很苦闷,我一再奔走求人总算把她调到一个库房作了保管员。这样我可以借工作之便经常去看她,有时在角落还能亲热一阵子,后来她嫁了一个暴发户——商店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