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玉女纯情送交者

玉女纯情送交者




在台北市中心的信义高级中学,美丽的校园里面,连丽心一个人兴奋地走在校园一角,她对于这个美丽的校园有着特殊的感情。 (好棒啊!这几年来,一点都没有改变。) 25岁的连丽心,今年刚取得国文研究所的硕士学位,原本想要一直念完博士班的,因为刚与男友分了手,加上近来寡母的身体不好,弟弟连博文还在念中学,丽心不忍母亲再为她们操劳,所以打算回家来半工半读来照顾母亲。 丽心正巧看见自己曾经读过的学校,信义中学在征求老师,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报考看看,没想到学校校长大力推荐,而且董事会非常欣赏这位杰出美丽女校友,马上录取她来学校教书,让丽心觉得自己很幸运,非常的开心。 丽心看着校园操场上,十几名大男孩,在烈日阳光下流着汗水拼命练习着篮球,她不知不觉地走近篮球场边缘,看着球队他们练球,当看到一个球员投出一个精彩的三分球后,也热情的给予鼓掌。 「好…真帅ㄚ……」丽心大力地鼓掌喝采。 信义中学虽然是个私立的贵族学校,校区分成男生部及女生部,市区部这里是只招收男学生,女生部在郊区,学费是有名的超极贵;除了学校的升学率好之外,学校的体育风气极盛,在田径运动及球队比赛中,履履获得奖杯。 丽心站在一旁看了一会,一名男学生气喘喘的跑向她:「连老师……校长在办公室里……他请您去一下……」 「好的。谢谢!」虽然只是个学生,丽心仍然有礼貌地道谢,然后才慢慢走向顶楼校长办公室。 在篮球场边,一名体型高大的球员,转身问旁边的同学:「小刘,刚才那个漂亮马子是谁?干,脸蛋身材都长得不错喔1」「老大,你不知道吗?黄班导被您这么一吓,屁滚尿流的回家吃自己了。刚才那位,是新来的班导吧?」 「喔!这么年轻啊。嘿嘿……看来,我们大伙又有新乐子玩啰!嘿嘿……」 「是啊!是啊!她可真是水喔!嘻嘻嘻……」 「既然有对象了,还不快去问清楚!等一下到体育室找我,到时再告诉我。知道吗?」 「是!是!是!」 刚才对话的两个人是信义中学篮球队的人,那名老大就是队长罗连辉,他除了是篮球队的队长外,还统领一班校园的不良份子,因为他的家里最有钱有势。他本人身材高大,干起架来又狠又凶悍,加上有个父亲是立法委员当靠山,还兼学校董事会的一席董事,所以在校园里面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是个让全校师生都很头疼的人物,连校长都要对他礼让三分,众师生只能向上天祈求他能赶快毕业。 连丽心敲着门走进校长办公室:「校长您好,请问您找我吗?」 「喔,连老师,请坐这儿。刚才逛了一圈,怎么样啊?一切都还习惯吧?」黄校长是个60岁满头白发的长者,把手搭在丽心肩头,慈祥愉悦地问候着她。 「谢谢校长,我一切都很熟悉了。」 「哈哈,我都忘记了,连老师也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当然对环境熟啰!」 「对啊,我在这儿当学生时,您就是我们的校长喔!」 「是啊!想想,我都老啦,不像连老师正是青春美丽呢!」校长边说边把眼光扫向丽心的大腿根,色膊的模样,就像是要把她看穿了一样。 「谢谢校长。校长还有别的事要交代吗?」对于校长的失礼,丽心略微拉拉窄裙摆,夹紧大腿坐正了身体。 「喔,是这样子啦!三年七班的班导师,突然要离职,不知道妳是否能接任这班导师的工作,我知道妳才刚来几天。但是事出突然,我一直找不到别的老师来带这一班学生,所以跟妳商量一下,由妳接下这个班导的工作。不知您意下如何?」 「好啊!校长,没问题啦!我还求之不得耶,就让我来接导师的工作吧!」 「可是,这班学生不太好带喔,已气跑了好几个优秀的老师。」 「没问题的,校长,我会做好这导师工作的。」 「好吧,连老师,如果遇到困难的话,请马上告诉我喔!」 「谢谢校长!」 「对了,连老师,这是学校董事会给妳的聘任书,任期三年。恭喜妳!连老师。」黄校长递给丽心聘书的同时,一张大手就摸在丽心的大腿膝盖上,肆意地忘情抚摸着,脸上还露出垂涎欲滴的模样,丽心虽然心里略感不快,但也不太敢闪避。 「谢谢校长……」连丽心收下聘书后,赶紧匆忙起身告辞。 连丽心很快地忘掉校长的丑态,带着心情愉快的离开校长室。走在学校的长廊里,当老师是她从小学时代就开始的梦想,从小写的国文作文课,都会有一篇「我的志愿」,丽心一直都写说将来要当老师,当个作育英才的好老师,现在学校三年的聘书得到了,心情当然愉悦。 在校园的一个角落旁,封闭的体育教室里面,一男一女两个人,脱得赤裸裸的身体,两人成对纠缠在一起,用跳箱用的软垫当床,玩起成人的欲望游戏。男的是篮球队队长阿辉,阿辉有着184公分的高壮身材,黑毛绒绒的下体,凸出一根比成年男子更为粗大的阴茎,正猛烈的戳在一名有着成熟风韵脸孔的少妇身上;少妇的下体的阴户被巨大的阴茎蹂躏着,巨大的龟头一进一出地进出阴道,不时翻出红润多汁的嫩皮出来;少妇的前胸隆起的两座小山头,自己用双手拼命地挤压着,阿辉用他巨大的手掌用力揉在乳头上面,夹住粉嫩的乳头,少妇发出又痛苦又舒服的淫荡声。 「啊……啊……好大啊……喔……亲哥哥啊……哦……干得我好爽哦……啊啊……」 阿辉用力的压制着少妇冲刺一阵子,才把她粉白的双脚架在肩头,用他八、九吋长的黑鸡巴,用力地抵进少妇的阴道里面,巨大的龟头掺杂着淫水,快速地进出少妇的下体,阴户被操弄得又湿又滑,发出两人肉体拍打在一起的「啪啪」声。 「啊……我要出来了……啊……啊……」 阿辉经过一轮猛烈的冲刺之后,腰际一阵发抖,阴茎快速地移位到少妇的脸旁,对着少妇嘴里面喷出一大沱白色的精液出来。少妇一点也不嫌臭的全部把它吞进去,还伸出舌头舔弄着火红的大龟头,风骚满足的脸上,嘴角还残留着一点一点的白色精液。 「嘿嘿……刘老师,妳真是风骚喔!干,真他妈的爽喔!」 「嗯……阿辉,你今天好猛喔!你瞧,人家下面又红又肿的,你真坏喔!」 刘惠玲边骄憨的对着阿辉撒娇,还不忘用她的一双巧手,仔仔细细地帮他做清洁工作,把阿辉一根软软的蛇棍子,重新将它唤醒过来。 「嗯……老师的下面水真多,噗滋、噗滋的叫着,真是骚妞一个。嘿嘿!」阿辉握着刘惠玲胸前一对肉球,津津有味的玩弄着乳头,分享刚才战况心得。 这个刘惠玲也是信义中学的女教师,已婚,今年35岁,自从一年前被罗连辉用暴力手段在学校教室里强暴之后,又被阿辉死命纠缠之下,心性渐渐转变,加上同样是从事教职的丈夫性欲薄弱,无法满足她,被阿辉粗犷暴虐的性格所吸引,从此以后甘心成为学生的禁脔。 「哇!阿辉的鸡巴又变大了,喔……好热好大喔……」 刘惠玲一说完,主动弯下腰来,张开她的小嘴含着巨大的龟头,「滋滋」有声地吃起鸡巴来了。 「嗯……真爽!下面的卵蛋也帮我含着……ㄛ……真爽!」阿辉命令着她。 刘惠玲点了点头,伸长着一根舌头,把阿辉一根肉棒子从上到下舔得湿淋淋的。等到巨根变大之后,她张开大嘴含住卵蛋,把两颗睪丸放在嘴里面拨弄着,然后再将舌头吐进阿辉的屁眼里,不怕腥臭地用舌尖挖着肛门口,弄着阿辉嗤牙裂嘴直呼过瘾。 「来,妳骑上来。」 听到学生这样的召唤,惠玲眼角含春,对着阿辉媚笑一下,才爬上阿辉的胸膛,大腿张得很开跨在阿辉的腰际旁,扶着一根粗大黝黑的阴茎,将龟头对准毛绒绒的下体,把屁股往下一沉,慢慢吞进他的一根长黑棒子,直到整支阴茎完全吞进阴道里面后,才开始摇摆着身体,一上一下套着学生的肉棒。 「喔……好棒喔……刺得好深喔……喔……哦哦……」惠玲拨开长发,脸上充满妖艳动人的淫浪表情,嘴角发出荡人心魂的呻淫声。 「哦哦……好大喔……啊……啊……要死啦……哦……来了……喔……我来啦……啊啊……」 阿辉也没闲着,他用双手死命地挤着惠玲胸前的一对肉球,在乳房上面留下斑斑爪印,阿辉看着老师淫荡的模样,不禁动情地挺起下体相迎,鸡巴猛力地往上挺。 「喔……我又来了……啊……」惠玲高潮来临,全身一颤,阴道里面一阵收缩,吐出一大口淫汁来,身体软绵绵的瘫在阿辉身上喘息不已。 阿辉不让她有喘息的机会,马上翻身来到惠玲身后,趁着淫水的湿滑,马上将鸡巴用力插进阴户里面,开始用力地做活塞抽送。 「哦哦……要死啦……哦……干死我了……喔……阿辉……喔……操死姐姐啦……啊啊……」 阿辉看见惠玲的肛门小洞就在眼前摇摆着,忍不住伸出中指挖起屁眼来,痛得惠玲哇哇大叫,阴道一阵收缩,夹紧着大鸡巴,两人都痛快得喊爽不已。 等到阿辉弄松了肛门口,就用湿滑淋淋的大鸡巴慢慢往里面挤进去,惠玲的肛门口有一圈括约肌,很不容易突破,阿辉费了一番功夫才让巨大的龟头刺穿进去,龟头进入到直肠以后,就完全没有抵抗底让它长驱直入。肛门洞口的那一圈括约肌箍着阴茎舒服极了,箍着鸡巴更加硬直不容易软掉,阿辉痛快地进出惠玲的屁眼,虽然偶尔会带出一些粪便出来,气味不太好闻,但是两人仍旧沉溺于性欲的欢愉当中。 「哦……涨死我了喔……啊……快插要死我啦……哦……我来了……喔……我来啦……啊啊……」惠玲大声的呻淫着。 「嗯……喔……好紧啊……老师的屁股真是紧啊……哦……夹的真舒服……喔……啊啊……」阿辉用狗干的姿势,猛力无比地摆动腰际,让阴茎快速地进出肛门。 「哦哦……要射了……啊……要射啦……爽哦……喔……」在阿辉的几声低吼声中,阴茎抽搐几下后,龟头对着惠玲白嫩的屁股上,喷出一大口浓精出来。 这时小刘才干咳了几声进门来,小刘睁着大眼睛,看着刘惠玲妖艳的胴体。 「啧!啧!刘老师可真骚ㄛ,我在操场上就能听见妳的叫床声。嘿嘿……真是浪得可以啊!等一下我们也亲热亲热一下,如何啊?哈哈……」小刘一进来,就忍不住摸着惠玲丰满的酥胸,露出垂涎三尺的猪哥模样。 刚才小刘早已经在门外等了许久,看到他两人的一场大战,下面的鸡巴早就竖立许久,都快把裤裆给撑破掉了,好不容易等到游戏结束,当然想要讨点便宜啰! 「不要啦,我要回家煮饭啰。我家那个死鬼快回来了,改天玩吧!」 惠玲说完后,扶着还感到酸麻不停的下体,捉着衣服一溜焉的想跑掉。小刘机警地拿住她的一套内衣裤,马上放进鼻子前面嗅闻:「嗯……真香!老师内裤的味道真好,还有些湿湿黏黏的,真是爽ㄟ!送给我吧!」惠玲知道内衣裤是讨不回来的,只能穿着外面的套装,夹着屁股离开。 「小刘,有没有问出什么来?」 「有!有!老大,她叫连丽心,今年25岁,刚从硕士班毕业,校长派她来带我们这一班,看起来,我们以后日子有的玩啦!哈哈哈……」小刘得意地向阿辉老大报告搜集来的情报。 「好,真是好!那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把她拖出来公干一炮。」阿辉边说边挥舞着手势,一副斩钉截铁的坏模样。 「老大,别老是用暴力嘛,人家是国语文系的古典美人呦,多煞风景啊!」 「不然要怎样嘛?」 阿辉有些色急了,于是小刘在阿辉耳边嘀嘀咕咕,两人就商量出一个计谋算计新老师。 第二天一大早,丽心怀着兴奋期待的心情来到学校,走到信义中学的三年七班。 (我要好好加油喔~~因为我会是个好老师。)丽心在为自己打气。 进到教室里面,看到一张张还带着稚气脸的小大人,丽心喘口气道:「同学们早!我叫连丽心,以后是各位的班导师,请多指教。」 丽心说完之后,就在黑板上大大的写下自己名字,字迹端装秀丽。 中午的时候,丽心独自一个人坐在教师办公室里头发呆,回想着今天上课的情形。说真的,这是丽心第一次正式当老师给人授课,台下三十几名大男孩,抬着头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她,曾经几度让她不自在,因为她实在不曾有过要面对着那么多男生讲过话。 丽心读文学院的时候,学校男生就已经算是稀有动物了,而且个个身材瘦弱不堪,指导教授更是年龄垂垂老矣,不像今天这一班高中生,每个人都像是生龙活虎一般,彷佛都有发泄不完的旺盛精力,丽心在教室里面走过去,闻到一股男性的臭汗水味,醺着她让人有些做恶,但是习惯之后,却有着甜美的吸引力。 「连老师,连老师……妳在想什么?想到痴痴呆呆的。」 坐在同一个办公室里的刘惠玲老师,走过来推她一把,才让丽心又回到现实面。 「连老师,妳吃过饭没有?要不要一块吃个饭?」 「喔……刘老师,谢谢!我自己带了便当盒了。」 「嗯,连老师,还习惯当老师这份工作吧?我想,连老师长得那么漂亮,这些男学生们一定会喜欢妳的。呦!嘻嘻……」 「谢谢。」对于刘惠玲老师略微轻蔑的言语,丽心虽然感到不悦,但也不好反驳。 第二天的下课时间,刘惠玲老师过来找丽心谈天。 「连老师,学校几个老师托我跟妳讲,我们要为妳办迎新会,不知道您今晚有空吗?地点就在学校附近,反正明天没有课,希望妳能赏个光。」 刘惠玲边说边塞了一个地址给她,丽心看了一下,真的就在学校旁不远的地方:「好啊,谢谢妳如此的热心,今晚我一定准时到。」 下课之后,丽心寻着纸条上面的住址,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栋蛮气派的大楼内,按着地址按门铃,听到门铃声来开门的人就是刘惠玲老师。 「喔,连老师妳来啦,快请进!」 进到房子里面,丽心只有看见桌上摆满酒菜,却没有见到其它人。 「妳先坐一会儿,其它人马上就会到。」看到空荡荡的房子,刘惠玲尴尬地向丽心解释着。 「没关系。」虽然感到奇怪,丽心仍然安份地坐在沙发上。 这时传来阵阵门铃声响,刘惠玲一个箭步的跑去开门,进门来的是两名她班上的学生罗连辉跟刘大信,两人提着洋酒过来跟丽心打召呼。 「连老师好!」两名学生轻佻地向丽心打完召呼后,大刺刺的坐下来吃菜喝起酒来。 「刘老师,其它同仁……」刘惠玲看着阿辉跟小刘,使着哀怨的眼色。 「连老师,我们先吃点酒菜,边吃边等,我想大家很快就会来的。」阿辉头也不抬地对着丽心讲话,小刘就在一旁帮她倒酒,斟满酒杯。 「连老师,我们敬妳,希望以后多多照顾我们。」 小刘率先举起酒杯来,丽心看到眼前三个酒杯对着她,为了不想拂逆大家的好意,丽心只好也拿起酒来,轻轻啜饮一口烈酒。一股如刀割般强烈的浓酒流进喉咙,丽心差点呛到。 「连老师,换我来敬妳。」阿辉闪着狡黠的眼神,拿着酒杯要跟丽心敬酒。 「谢谢,我不太会喝酒。」 看到丽心的推辞,阿辉对着刘惠玲使眼色:「连老师,他们是好意啦!来,换我敬妳,祝妳教学愉快!」 对于刘老师的好意,丽心不好拒绝,只好拿起酒杯喝进那咖啡色的液体。 一股火热之气从丽心的肚子往上冒,胸口一热头也晕起来了,丽心无力地用手撑着头,想要驱散心口的不快,突然间眼前的景物开始发黑,丽心身体往旁一侧,晕倒在阿辉的身上。 「嘿嘿……这么快就倒啦!小刘,这药效果真不错喔!快去准备一下东西,等一下我们好好玩玩她。」阿辉看着丽心俏丽的脸庞,双手马上摸在她胸口上,笑淫淫的指挥着两人。 「老大,放心好了,她没睡个二、三个钟头是醒不了的。东西早就都在里面房间摆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小刘贪婪地摸着她的小脚,眼睛盯着雪白的大腿根处回应着说。 「来,把她抱进去。」 丽心被人放在一张大床上,床尾架着一台摄影机,床上还散落着几根女用按摩棒及绳索,阿辉及小刘两人戴着蝙蝠侠的黑眼罩,赤裸的身体围在一旁。 「刘老师,等一下可要拍得好看一点喔!要不然……嘿嘿!连妳也一起绑着玩。」 「阿辉,别闹啦!这样就好了,万一……万一她……」看到阿辉他们可怕的模样,刘惠玲替丽心的身体担心起来。 「少啰嗦,快点开始吧!」 刘惠玲无奈,只好打开V8摄影机,向着昏迷不醒的丽心。 阿辉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脸上戴着黑眼罩,从双眼洞中发出野狼般的凶恶眼神,因为兴奋而全身涨红,黝黑粗壮的身体冒着汗,他下体毛绒绒的粗黑长毛中央,一根超乎常人巨大的阴茎,就这样靠近丽心粉嫩的脸颊。他用他勃起的阴茎抵在她的脸上,慢慢地磨擦她的脸,小刘则是蹲在丽心的脚旁,提着她粉嫩的细脚,隔着丝袜在那儿嗅着玩,不时窥探着裙底。 「来,把她衣服脱了吧!」 阿辉粗大的手掌压在丽心的胸膛,慢慢解开胸扣,露出里面一件红奶罩,他把胸罩往上用力一推,一对粉白的肉奶弹到衣服外面来,坚挺完美的双峰配上小巧粉红色的乳头,让人对这位赤裸裸的美体忍不住赞叹。 「哇!想不到瘦瘦的她,奶子这么大!嘿嘿……真想尝一口看看。」阿辉说完,他的一张臭嘴马上含住乳头吸吮起来。 小刘此时已经脱下丽心的裙子跟内裤,用他的脸埋在她的腿根处磨擦,在那里又嗅又舔的,丽心的大腿被人打开成一个M型,女人最神密的花蕊被粗暴地分开。小刘拨开薄薄的阴唇肉,往阴户里头张望一会儿,忍不住也伸出舌头来,舔向柔嫩的花心,还陷于昏迷不醒中的丽心,下体自动泌出透明的淫水来。 「哇,真香真香!」小刘吃着丽心的下体的阴户,似乎对于清香的黏液满意极了。 「时间不多了,我们快点来。」 阿辉把全身赤裸裸的丽心,摆成像是自己在手淫一样的姿势,一手放胸前,一手压在阴户上,由小刘把她拍成连续动作的照片。 「再加根棒子好了。」阿辉拿着粉红色的按摩棒沾点润滑剂,用力刺进丽心下体,让他拍成照片:「嘿嘿!现在换成真人表演了。」 阿辉把赤裸的丽心抱进怀里面,将她的双腿分到最开,伸出两根指头剥开阴唇,让里面湿滑粉嫩的唇肉给翻出来,让小刘尽情拍照;接着把她放倒在床上,头上脚下的压在丽心身上,玩起69式的双人口交。 阿辉搞了半个钟头时间,一共摆了五、六种性交姿势拍成照片,总算满意极了。 「刘老师,现在换妳啰,也一起来吧!」 「我……我……我不要。阿辉,拜托,我什么都听你的……拜托……不要拍我。」想到阿辉这个学生用这么可怕的计谋,刘惠玲吓得拼命求饶。 「笨蛋!如果妳不一起来,不就证明了妳是跟我们一伙的吗?嘿嘿……刘老师,我是为妳好喔,别那么不识相,想讨打吗?」 迫于他两人凶恶的模样,刘惠玲只能认命地由他们摆布。 「啪……嘶~~嘶~~」阿辉用力地拧着惠玲的衣服,把她身上的衣服撕得精光,马上让她露出赤裸的身体,拿起绳索来把她双手扣在背后,还将多余的绳索绑在她的脚踝上。 「好了,我们各玩一个,上吧!」 说完就把刘惠玲推到小刘身上,小刘喜滋滋的把惠玲抱在一旁,拿着按摩棒操起她的阴户来玩了。 阿辉来到丽心身旁,贪婪地看着眼前娇嫩的胴体,他的一只大手抚摸在丽心脸上柔嫩光滑的肌肤,忍不住对着她的小嘴亲吻下去,舌头吐进她嘴里快速的滑动,惙着口水吱吱有声的吃起津汁来;双手同时袭上了丽心坚挺的乳房,柔软弹性十足的乳脂,被他像是搓揉面团般的强压着,两个乳晕也被中指用力夹起,粉红娇嫩的乳头马上发硬起来。 「哇哇……真是爽耶!」 还处在半昏迷不醒状态下的丽心,渐渐恢复了一点知觉,突然感到身体被人侵犯,马上惊醒过来,大声尖叫了起来:「呜……是谁?快放了我!呜呜……痛啊……」 「嘿嘿……是我。老师,我们爽一下吧!」 「放手,我要叫啦!你快把我放了啊……」 「啪!啪!啪!」阿辉用力地甩了三个耳光下去,丽心的嘴角马上渗出血水来。 「干!臭婊子,欠打吗?再啰嗦我打死妳!」 阿辉打完后,从旁边抓起自己的臭内裤,用力地塞进她的嘴里面。丽心双手被人绑在头上,嘴里头含着脏内裤,脸上是又辣又痛,只能无助地发出悲鸣,只能从她的大眼睛旁流下成串的眼泪来。 阿辉制服完丽心之后,开始侵袭丽心的下体,用他一只粗糙的手掌心不偏不倚地盖在耻丘上,用他粗长的指头玩弄她的阴户,手指沿着阴唇裂缝来回摩擦,大阴唇被用力地往两旁剥开,露出粉红色的嫩肉穴来,他用指头沾着淫水用力地插进阴道深处,两根手指开始在娇嫩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呜……呜啊……呜……啊……」下体的灼热感,还有说不出来的羞辱感,让丽心哭成了泪人儿。 阿辉转过身去,把他的阴茎压在她的脸上,粗硬的体毛跟火辣热烫的肉棍磨擦她的嫩脸,一股恶心腥臭的男人体汗味直冲她的脑门,让她反胃得想吐。而阿辉用他的舌头去舔阴户,让原本隐藏在花丛中的阴蒂,马上被人用舌尖在上头搔痒着,挑逗着丽心最敏锐的神经。 一股骚热从阴户传导上来,压抑不了的欲潮终于爆发,丽心在被人玩弄的情况下,居然达到了性高潮,敏感的身体激动地痉挛在一起,激烈地喘着气。 「高潮了!高潮了!真是敏感的身体,以后要常常跟我玩喔!」 阿辉打算一股作气地占有她的身体,他跪在她面前抬高她的双腿,一根丑陋火烫的铁棒,有如小孩拳臂般粗大的黑阴茎,前面有个紫黑色像个香菇般的大龟头,抵在阴户外面磨擦,阿辉腰部往前一挺,很不容易才挤进一个龟头,丽心娇嫩的阴道已经被撑得完全涨开。 「哇……好紧的穴啊!真爽!喔……啊……」 丽心的脸庞痛苦地纠结在一起,眼泪噗噗地流下来。 「哈……老师以后就是我的女人啰,知道吗?」阿辉略为抽出一点阴茎,在上面吐点口水,随即痛快地插起穴来,享受着丽心温暖的窄洞。 他用巨大的阴茎把阴道深处的嫩肉慢慢地撑开来,经过几次的卖力推进,终于将八吋长的肉茎完全刺进去,每一次抽送都直抵子宫底部,抽出时还会将湿滑的阴道嫩肉翻出。阿辉舒服地享受阴腔紧缩的弹性,阴道里面火热的舒畅快感,从阴茎传染到全身上下,这是他未曾有过的美妙绝境。 在一旁的小刘也没闲着,就在一旁的沙发上,拿着按摩棒用力插在刘惠玲的下体,棍棒在阴户里面进进出出,发出「唧唧唧」的水声和「嗡嗡嗡」可怕的马达运转声。 可怜的惠玲手脚都被捆绑在一起,下体秘穴被小刘操得死去活来,不住的大声呻淫着:「喔喔……干死我啦……喔喔……啊啊……要飞啦……喔喔……」 几乎已经瘫痪在床上的丽心,痛苦而无力作任何的抵抗,任由男人的鸡巴在她体内冲撞,她从嘴角发出痛苦呻吟,美丽的脸庞满是泪水,闭着双眼,皱起眉头。又是痛苦又是羞怯的表情,让阿辉更有征服的快感,他用双手虎口夹着她发硬的乳头,手掌挤压着柔嫩乳房让她变型,然后加快腰部的活塞运动。 经过阿辉的一阵猛攻抽送,丽心阴道里面瞬间痉挛紧缩,涌出大量的爱液出来。阿辉加足马力拼命摇动自己的臀部,巨大的阴茎无情地蹂躏着丽心的阴户,他抽送得越来越快,痛快感来到爆发的边缘,在一阵低吼之下,精液在瞬间射出来,灌满丽心整个阴道,丽心也在同时达到了高潮昏迷过去了。 得到充份性满足后的阿辉,喘口气说:「哇……真是爽喔!小刘,换你来打一炮吧!」 「谢谢老大,我上啰!」 在一旁观望许久的他,早就觊觎丽心的身体很久了,阿辉才刚离开丽心的身体,他就迫不及待地爬到她的身上,举着一根不小的黑鸡巴猛力地插进去。还在半昏迷状态下的丽心,又被他粗暴地插进下体,小刘的一根舌头不忘记舔着丽心的脸颊及身体,对着美丽的乳房又吸又啜的,同时摇晃下体做活塞运动,狂压猛抽了一阵子之后,也把精液射进阴道里头。 阿辉在旁看了一阵子,被丽心纯情又娇羞的动人模样所吸引,下面的鸡巴又再次被唤醒,等到小刘出精之后,接着马上又压上丽心的娇躯去,猛力地再插送一次。他拿出丽心嘴里头的内裤,跟她粗暴地接吻起来。 经过刚才一次的射精后,阿辉用更持久的作战方式,不停地变换姿势干着女老师,直到身心都很满足后,才肯射精结束,然后再换另一场恶梦的开始。 可怜的丽心,在这一个可怕的夜里被阿辉干了四次,小刘也抽插了三次,连绑在一旁的惠玲也同样遭到毒手,被人玩弄到天亮,直到他两人满足了欲火,疲惫不堪地睡倒在一旁,才结束丽心地狱般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