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同学浑身酸软无力

女同学浑身酸软无力




当方志文扶着童玉宁走出来的时候,童玉宁已经浑身酸软无力,赤裸的平坦小腹微微的隆起,看上去好像有三四个月的样子,也不知道被男人在骚屄和肛门里面灌了多少精液。车子停靠在露天停车场,也不虞被人发现,方志文一手抱着同样被玩弄的只能倚靠在他身上微微喘息的小妮妮,一手扶着童玉宁慢慢地往外走去。 在欲望的深渊中迷失神智的童玉宁,突然从阴暗的车中来到阳光普照的大地,似乎突然清醒了过来一样,她狠狠地甩脱了方志文的手,踉跄着往前放跑去。突然脚下一软摔倒在地,当方志文赶过去的时候,发现她的膝盖肿了好大一块。 "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不是已经满足你了么……连我的女儿都没有放过……到底为什么?呜呜……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老天要这么惩罚我?"童玉宁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完全不在意赤裸的身体接触肮脏的地面。"我的人生……已经全毁了……我现在比最低贱的妓女都不如……你到底跟我有什么仇?要这么对我?" "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我不是已经来了么……你的女儿也在旁边呢……再说刚才你不是很享受么……这样做我只是希望能够完全的拥有你……帮你下决心离开老公而已……" 方志文将她搂在怀中,好言宽慰着。胡萝卜加上大棒才能让人心服口服,这点方志文早就知道。" 只要你的决心有了,你老公那儿我自然会去解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刚才怎么会及时赶到?说不定会有更痛苦的事情发生……" 母女同时搂在怀里,方志文的手掌自然而然地穿过腋下,抚上了大小两个女人的高耸胸部。 " 是啊,妈妈不要哭了……妮妮也会对妈妈好的……爸爸一直都不回来,我们就不要他了……" 看着母亲美丽的脸庞哭的梨花带雨,小妮妮也似懂非懂地安慰着,同时学着方志文的样子,轻轻抚摸母亲的乳房。 " 嗯……妈妈不哭了,妮妮乖……呀……你怎么也学哪个坏家伙欺负妈妈! " 听着小妮妮童趣的声音,童玉宁终于慢慢地止住了眼泪,但是本以为是方志文抚摸着乳房产生的敏感,却看见自己女儿的小手在硕大浑圆的乳房上抚摸,童玉宁的奶头又不知不觉地坚硬了起来。打掉了小妮妮的手之后,童玉宁抬起头来对方志文说道:" 只要你对我好,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是我老公……他不是一般人……" 童玉宁知道方志文现在任了校董,不管怎么说这个年纪坐上这个职位都会有不同于常人的地方,但是自己的老公却是海员,基本上不太回家,一年最多只能见到两三次,在家的时候也经常有不三不四的人来,老公虽然告诉说是自己的伙伴,但是童玉宁却直觉地感到这些人的危险。既然要离开,她对方志文说了很多老公的事情,让方志文有个准备。 " 你可是我的专属母狗呢,既然你把所有的都给了我,那么,我当然要做点事情……" 方志文在专署母狗和所有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然后微笑着看着童玉宁。" 你老公不算什么,只有这样的程度的话很快就能搞定。另外,让你舒服的事情我不会阻止,但是如果象刚才那样……你也看到那些人的下场了,所以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背叛我的话……" 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个白色瓷瓶,将里面的药膏拿了出来,涂在童玉宁不断溢出精液的、已经被撕裂的骚屄和肛门口。其实方志文知道,这完全是自己肉茎已经第一次插入过的关系,骚屄内部药物的排斥感让摩擦力增加,前面还有药物的助兴,后来就是完全的痛苦和麻木,骚屄内的嫩肉肯定已经被撕裂了,而肛门则是被男人强行扩张造成的伤口。当那绿色的液体完全涂在童玉宁的骚屄和肛门里面的时候,童玉宁感觉到火辣辣刺痛的身体内部,突然传来一阵清凉,她舒服地呻吟了一声,转而又想起了刚才方志文的诡异行为。…… 童玉宁被两个男人轮奸了2次以后,中年男人点着烟在旁边休息,看着秃头将童玉宁洁白的双腿抬高,用力肏着女人被完全扩张的肛门。白色的精液缓缓地从骚屄里面流出,中年男人突然邪恶地笑了一下,慢慢地将手中的烟头接近着童玉宁完全挺起的细嫩肉粒。童玉宁的骚屄豆被药物催发的如同豆芽般大小,中年男人轻易地用两根手指捏住骚屄豆底部,慢慢地用烟头来回灼烤着女人最敏感的地方。童玉宁发出了激烈的惨叫,整个下体肌肉用力收缩,似乎想通过肌肉的用力将骚屄豆拉回来。秃头感觉到女人的肛门突然紧缩,夹得自己的肉茎几乎快要折断了,如此舒爽的感觉秃头还从来都没有感受过,他用力抽插了几下,终于忍不住在女人的肛门身处射出了自己所剩不多的精液。 秃头喘息着也点了根烟,狠狠地捏着童玉宁肿胀勃起的乳头,慢慢地拉长。 童玉宁几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体力,连惨叫都无法发出,只能摇动着头部,试图减轻自己的痛苦。当中年男人淫笑着要将烟头按在面前这个骚货骚屄里面的时候,他的旁边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当然就是通过空间裂隙赶来的方志文。特意地在那个只有一条空间裂隙的地方,观看活春宫,顺便对小妮妮进行性启蒙,但是后来看到两个男人似乎要破坏自己母狗的身体来获得快感,方志文立刻撕裂了裂隙,出现在了中年男人的身后。 中年男人回过头来,刚要呵斥方志文,却发现自己完全发不出声音,而秃头牙齿上下打架的声音,却让自己莫名其妙。难道见鬼了么?为什么自己突然说不出话了?正在这样想着,中年男人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而秃头则缩在角落剧烈颤抖,刚才看到自己的同伴正玩得开心,转过头去突然头颈上面出现了一个洞,没有血液喷出,所有的血液都似乎被那个诡异的洞吸收了,而在下一刻,同伴的头颅也突然之间消失了,只剩下一个无头的躯体倒在自己面前,拦住了通向车门的道路。而那个诡异的微笑少年居然脸色也没变,毅然带着微笑看着自己。秃头无法鼓起勇气上前拼命,至少那种杀人的方式完全没有办法躲避和抗衡,剩下的只能看对方是否会好心的放过自己了…… " 让我的宠物享受快乐,原本无罪,但是伤害我的宠物,罪可致死……" 方志文慢慢地说道,一边举起手指。面前这两个家伙对自己完全无用了,杀了也就杀了,反正也不可能留下证据。 "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都是那个人……都是那个人说的,说这个女人的老公是个边缘人物,玩了也无所谓,我不知情啊……求求你放了我…… 你要钱?我有很多钱……都给你……" 秃头通红的眼珠都快哭出来了,随便找个女人玩,怎么会惹来这么个人物? " 嗯?说清楚点,你的同伴认识她老公?" 方志文慢慢地放下了手指。这可是个意外的消息呢……如果处理得好的话,这个母狗以后只能以自己为中心了。 " 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满意的话我可以不杀你……" " 是是……那……那…… 那个……那个人是……" 虽然方志文说了放过他,但是之前的场景实在太震撼,秃头依然无法制止自己的颤抖,方志文挥挥手,让他点了根烟,抽了一会儿之后,颤抖的身体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我们是专门做特殊生意的……" " 什么叫特殊生意?说慢点,清楚点,否则你知道后果……" 方志文听了第一句就听不下去了,不耐烦地问道。 " 哦哦,换句话说我们就是通常意义上的黑社会,我们叫东天帮,刚才被你杀……不,消失得那个男人,是我们的堂主……他说那个女人的老公是我们做走私生意的牵头……看到那个女人的样子就知道在发春,说可以好好舒服一下,所以就……" 慢慢的,秃头的声音开始流利了起来。 " 冬天帮?名字果然很有意思……你认不认识她老公?" 方志文暗笑了一下,然后又问道。 " 是东部的天空那个东天……" 秃头似乎知道这个名字会让人误会,嘟囔了一声," 她老公看到人我可能认识,但是名字不清楚。毕竟牵头只是外围人物,稍微帮点小忙,没有太大的深交。" " 这样啊……你们都做什么生意的?" 方志文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 就是一般的偏门啊,但是小的我们基本不作,比如什么保护费什么的,就是开了几个场子,然后做作走私、违禁药品什么的……毒品老大不让碰,所以这个包括大麻、摇头丸之类的我们都不做,主要药品催情剂啦、雄黄素啦之类的…… " 秃头说得很详细,生怕方志文有什么不满。 " 嗯,那么你们帮派的大小呢?" 方志文问道。 " 基本上覆盖于整个东北部地区吧,都有我们的人呢!您如果以后有事,走到东北随便哪个城市,报秃头杨或者杨成的名号,虽然没有堂主那么大威风,但是有什么小事都可以搞定。" 秃头似乎有些意气风发,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只不过介绍到后来却对自己的身份有些尴尬,声音越来越小。 " 好吧,基本上我都清楚了。我想问你的是,你想不想当上堂主?" 方志文想了想,问道。" 你如果想的话,我可以提供一些帮助。或者说可以让你当上帮主,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 " 想想……您说话,我办事,您放心!" 秃头喜出望外地拍着胸口,犹如一只脱光了毛的大猩猩。 " 这样,我给你个电话,你找一个姓吴的,他可以成为你的上家,提供一些东西给你。而我要你办的事,找出童玉宁的老公,打听清楚,不要搞错,然后无声无息让他消失。当然你也可以通报消息让他走路,只不过万一让我找到他…… " " 不会不会,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帮您办得妥妥的……话说您要耳朵还是眼睛?" 秃头信誓旦旦地说道,当然最后一句是通常杀手所要获得的证据。 " 不用了,趁她还没有恢复神志,你先走吧。" 方志文看了一眼地上的童玉宁,示意秃头先走。刚才由于要杀人,所以没有把妮妮一起带来,等到秃头走后,方志文才重新回去将妮妮抱起之后,捂着她的眼睛将她也带了过来…… ---------------------------------------------- 失神状态中的童玉宁在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倒下的时候就已经被吓昏过去了,直到被扶下车的时候,那个犹如黑窟窿般的喉咙上的空洞依然如同噩梦般地缭绕在自己的心头。现在突然回想起来,面前这个少年除了那根粗大的不像样子的肉茎之外,还有那么恐怖的手段杀人,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呢?正被方志文不断抚摸着骚屄和小腹深处的童玉宁并不知道后来方志文和秃头之间的事情,但是她知道,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的老公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胯下清凉的感觉过去之后,那种收缩性的刺痒让她忍不住暗暗将手伸到骚屄洞口,揉按了起来。 " 这么快又忍不住了么……果然是欲求不满的骚母狗呢……再忍一下吧,等会儿到我家再让你好好舒服一下。" 方志文看到童玉宁的动作,忍不住笑了起来。 再次听到骚母狗这样的侮辱性字眼,童玉宁心中升起了异样的感觉,并不是单纯的羞耻感,而是更接近于情侣之间的调笑那种羞涩感,在方志文的承诺过后,这样的字眼让自己的心中居然产生了一丝窃喜。 " 是……我是主人忠实的骚母狗……是欲求不满的骚母狗……请主人好好的调教我……" 被抱在怀里的童玉宁轻轻地将秀发捋到一边,慢慢地靠着方志文的肩膀,轻轻地在方志文的耳边微微叹息地说道。" 现在骚母狗只能依靠主人了…… 也会帮助主人调教小母狗……只要主人喜欢骚母狗就好了……" 赤裸的身体被方志文抚玩了一会儿,接着一件大衣被披到了身上,正是刚才被男人们扯到一边的狐皮大衣。 " 我们走吧,很快就能到家了……" 方志文拉起童玉宁,双手掩住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眼睛,让她们跟着自己走。 当童玉宁再次看到光明的时候,突然发现没走几步路就已经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地方,看上去好像是私人别墅的住宅。因为朋友的关系,自己也曾经到过类似的地方,但是这样的地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学生可以买得起的。郊远的的别墅群,只有这儿,才会有这样的装修,而且童玉宁知道,独门独户的别墅都有自己的小别院,也曾经听闻那些有钱人最喜欢在这种地方搞淫乱派对,声音再大也不会引起保安或者其他人的注意。大厅里面铺着鲜红色的玫瑰地毯,除了一组沙发和一张茶几之外没有其它的东西。整个大厅显得有些空落落的。这却是因为方志文买下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添置,当然,对于这些东西方志文也不是很在意,毕竟更好玩的玩具他已经拥有了不是么。 " 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样子哦,所以呢,要先戴上这个……" 方志文从茶几下拿出两条项圈,朝她们晃了晃。然后蹲了下来,先替小妮妮戴上狗圈。童玉宁本能地想要拒绝,但是想到刚才方志文说的话,自己也羞涩不已,反正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完全看过,羞耻的捆绑也经历过了,自己也不是下定决心了么……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被方志文戴上了和女儿一样的项圈。 " 很好很好,不过还缺少一样东西呢……" 方志文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个女人,头颈上戴的项圈,稍微想了想,然后又从茶几下面拿出了两个东西。童玉宁一看就知道这就是和刚才按摩棒差不多的东西,也是扩张肛门用的,好像叫肛门塞。看着粗大的菱形状突起,童玉宁感觉到肛门口一阵的发痒,这个东西被塞入的话,就会紧紧地卡在肛门口,如果不用手的话,光靠肌肉的力量是无法取出的。 而且那个菱形突起的后面是什么?如同狗尾巴一样的毛茸茸的东西微微的向上卷曲,如果被插入的话不就是在自己的屁股后面装上一条尾巴?童玉宁有些害羞地想到。自己的老公从来没有玩过这样的花样呢……她感觉自己的胯间又开始不自然地湿润了。 看着旁边的女儿好奇地注视着方志文的动作,跪伏在地上,高高挺起自己丰满臀部的童玉宁,感觉自己赤裸的肛门口被慢慢地塞入了,菱形状的肛门塞很轻易地突破了自己的肛门口,在男人的手指动作下牢牢地卡在自己的肛门里面,刚才已经被撕裂的肛门似乎很轻易地就习惯了这样的插入,并没有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反而充实的感觉让肛门的深处隐隐泛起了瘙痒。 " 哇……这样的妈妈好像真的一条母狗一样呢……" 小妮妮的欢呼声和惊叹声传入童玉宁的耳朵,她回头一看,那根狗尾正高高地停在方志文面前,随着自己臀部的摇晃不断地摇摆着,好像一条母狗正在对自己的主人撒娇。 " 好不好玩?妮妮也要这样哦,被塞入以后就要像小母狗一样,真的跪在地上了哦……不过主人保证,小母狗一定会很舒服的……" 方志文恶魔般地诱惑着漂亮的小女孩,看着一脸清纯和渴望的小妮妮迫不及待地跪在地上,像她妈妈一样高高地翘起小屁股,将紧闭的肛门和处女屄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方志文忍住想立刻插入的冲动,走到了妮妮的身边。 闭上眼睛,童玉宁不忍心听到女儿肛门被肛门塞侵入的惨叫声,不忍心看到女儿痛苦的表情,虽然那根肛门塞相对自己的来说已经小了一圈,但是对于女儿幼嫩的、没有经历过男人肉茎的小屁眼来说还是过于粗大了。女儿的惨叫声迟迟没有响起,童玉宁不由自主地想到,难道是那个男人不忍心下手? " 你先替你的女儿湿润一下,不然突然进去的话会伤害身体,我先离开一下,等下再过来替妮妮装尾巴。" 听着方志文的话,童玉宁睁开了眼睛。方志文已经将肛门塞放到了茶几上,好像要出门的样子。童玉宁愣愣地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接近了女儿高挺的屁股,慢慢地伸出了自己的香舌,往女儿幼嫩的肛门口探去。 ----------------------------------------------" 这么急着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情么……" 突然感觉到强烈的恶意,方志文不得不暂时停止玩弄女人的行为,走出了房门。在庭院内,正站着一个桀骜不驯的男子。看上去只有20多岁,火红色的头发和细长的往上四十五度倾斜的眼睛,满脸的不屑,一道狰狞的疤痕划过半张脸庞,使得整张脸看上去更是恐怖。" 有事快说,我还忙着呢,没空陪你瞎叨叨……" " 你就是方志文?传说中空间能力者?" 男子开口了,却语带不屑,完全看不起这么个文弱的少年。即使有能力,这样的年龄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地步?自己可是正宗的4级能力者呢!要知道能力相差一级就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差别。看到方志文点头,那个男人也点了点头:"我是周浩宇,记住这个名字,因为我今天是来杀你的!" 话音刚落,周浩宇一抬手,漫天的火光从方志文周围燃起,将他从头到脚包裹起来。熊熊烈火燃烧着,空气也在高温下变形,发出了噼啪的声音。周浩宇很满意,自己一出手就是杀招,完全不让这个能力者有反应,即使特殊能力者又怎么样,自己靠着这招地狱烈焰瞬发已经消灭了不少能力者了,完全没有默念、延迟、多余的动作,随着手掌的抬起,对方的空间就已经布满了火焰,还怎么可能还手?那个东西是我的了,在那个纨绔子弟手上完全没有作用,等同于石头的那块玉牌,只要落到自己手上,只要1个月,自己就可以突破5级的门槛,再也不用听那个老头子的话了…… 周浩宇这样想着,微笑在狰狞的脸庞上浮起。火焰已经将整个空气灼烤的扭曲,里面的人影已经看不见了,应该是差不多被烧成灰烬了吧……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毕竟人和人的起点是完全不一样的啊……如同蝼蚁般挣扎的生命,贡献出你微薄的力量,来让我的能力更上一层楼吧……一边想着,周浩宇不屑地撇了撇嘴唇,一边转身准备离开。什么嘛,说得很恐怖一样,连那个人都没有出手就已经完结了…… " 如同蝼蚁般的生命啊……居然这样轻视敌人么……" 嘲笑的声音从火焰中飘逸而出,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 再怎么挣扎也没用的,毕竟人和人的起点不同……这样的火焰就想消灭敌人了么……果然只有这样的程度而已啊!" 周浩宇大吃一惊,急急转身,却发现火焰的范围似乎扩大了,里面好像正在有什么东西膨胀一样。果然还是自己的错觉么……不,不对,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刚看到火焰依然在燃烧着,周浩宇却发现火焰的范围在微微扩大之后,猛地往里面一缩。一个人影慢慢地显露出来,火焰碰到那个人的周围就被吸收掉了一样,渐渐地萎缩起来。 " 燃烧于虚无之前,却如同飞蛾扑火般前赴后继,这就是你的能力啊……"方志文微笑的脸庞慢慢地出现在周浩宇的面前,看着周浩宇如同见鬼一般的脸色,方志文虐笑着说道。手掌慢慢地抬起,然后紧握成拳。那熊熊燃烧无穷无尽的火焰,如同被一场甘霖大雨浇下,噗的一声完全消失无踪。方志文跨步走了出来,身上一丝灼热的痕迹都没有,如同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 怎么……怎么会这样……到……到底是什么?不,不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说啊!告诉我!你到底是人是鬼?" 周浩宇是真的害怕了,自己的这个能力虽然不是最强,但是却是最有效的,号称4级以下无敌手,但是却被面前的男人轻而易举地破灭,反而自己完全看不出他使用了什么手段。他歇斯底里地叫喊着,希望借此来平息自己的恐惧。 " 既然选择了这个方式,就必须要有拼上性命的觉悟……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么?" 方志文悠闲地说着,完全不像是生死之敌的样子,就好像朋友之间聊天一样的语气。但是他的心中却暗暗地欣喜着。童玉宁带给自己的是惊喜呢,虽然已经破了元气,但她的元阴却非常的浑厚,成为自己突破的最后一根稻草。刚才在火焰之中,无法寻找到空间裂隙的自己,开始有些慌乱,但是当第一丝火焰逼近自己的时候,方志文突然发现他拥有了创造空间裂隙的能力。只是手指划动,随着自己的意念闪过,空间裂隙便出现在自己的身前,并且奇异地将火焰吸收了进去。而之后,方志文便在自己的身前身后布下了两条裂隙,看着周围的火焰似乎被新的东西所吸引,飞蛾扑火般全部涌入进去。 面对方志文似询问似通告的话语,周浩宇四处张望着。那个外国人说好了帮忙的,怎么还不出现,眼前这个杀神一般的方志文正在一步步地逼近自己……怎么办?难道自己被抛弃了么……不行,要拼命了……惊恐的脸被手掌中迅速凝聚的火焰映得通红,周浩宇完全不计较自己的精神力,拼命地将手中的火焰对着慢慢走来的方志文激射而去。快速凝聚、喷发、再次快速凝聚、再喷发……周浩宇的脸色越来越狰狞,也越来越绝望。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火焰还没有接触到方志文便消散在了空气中……不,不应该说消散,更像是被强力的吸尘器吸收了一样,冲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愚蠢的事情发生!自己的能力,引以为豪的能力,居然这么不堪一击,这个人到底……到底是谁? " 早就告诉你没用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方志文看着面前陷入痴狂状态中的周浩宇,无奈地摇头说着。" 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在这个时候打扰到我了……如果不想死,就告诉我谁让你来杀我…… " " 做……做梦……就是死也不告诉你!" 周浩宇嘶喊着。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后面的报复,自己只是4级能力者而已,但是如果出卖了那个人的话,后果不是自己所能够承受得起的。周浩宇坚持着手中火焰球的发射,只是威力越来越弱。 方志文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用食指轻轻地划了一道弧。周浩宇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突破了另外一层境界,因为他看到一道透明的裂隙正在他眼前慢慢地扩大,传来强烈的吸引力,就像昨晚上跟那个外国人聊完之后,在天上人间找的一个16岁小处女的骚屄一样,慢慢地扩张,将自己完全吞噬包容进去…… 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被火焰带起的风,吹起的树叶慢慢地舞动着落在了地上。即使解决了这个也还有一个呢……方志文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朝着大门的方向说道:" 朋友,既然来了,就不用隐藏得这么辛苦了……现在已经没人了,出来见个面吧……" 随着方志文的话音落下,靠近门口的花丛中慢慢地站起了一个人影……